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余姚哪里可以无痛人流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3 11:57:57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余姚哪里可以无痛人流,宁大附属医院人流,余姚做人流术哪里好,慈溪正规妇科医院哪家好,余姚无痛人流要用多少钱,北仑做无痛人流哪家,北仑做人流哪个人流好

原标题:通向悬崖的“富婆”之路

  

到案后的季月

  

到案后的陈文

  

①季月购买的情侣跑车;②被告人购买别墅的房产证;③被告人购买的名表;④被告人用于挪用公款的银行卡;⑤季月以其母名义开立的存折。

2016年12月23日,江苏省扬州市中级法院就季月、陈文贪污、挪用公款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季月、陈文共同贪污4850万元;季月、陈文受祝林指使,挪用公款4280万元给祝林经营使用,扣除已归还的钱款,尚有2000余万元未退还;被告人季月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600万元,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九年,并处罚金600万元;被告人陈文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200万元,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200万元;涉案的别墅、汽车、珠宝、手表全部没收上缴国库。2017年1月10日,被告人季月对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以量刑过重为由提起上诉。3月13日,上诉人书面撤回上诉,江苏省高级法院同意并下达裁定。

时间回溯到2015年7月23日,扬州下着雷阵雨,天气闷热。当天下午3点,扬州市江都区公安分局门口出现了一名中年男子和两名年轻女子。下午5点50分,两个姑娘走进公安局,声称是“来自首的”。她们一个叫季月,1982年生;一个叫陈文,1988年生。正值韶华的她们,何以走上犯罪迷途?

生意人的糖衣炮弹

季月成长于单亲家庭,大学毕业后当过会计,也做过小生意。2011年6月,她从社区调到扬州市江都区滨江新城农经站担任总账会计,负责农经站收支填报审核,并保管农经站负责人印章。

这次调动引起了季月丈夫的合伙人祝林的注意。祝林从2003年开始与季月的丈夫合伙做生意,与季月只能算点头之交。但当季月从社区调到农经站后,祝林开始主动接近她。季月去哪儿他都安排车接车送,请她去高档会所吃饭,还送她价值不菲的礼物。一开始,季月还觉得奇怪并经常推辞,后来就放松了警惕,觉得“祝林是财大气粗,不在乎这些小钱”。

然而,一个生意人怎么会做亏本的事情呢?几个月后,祝林觉得时机成熟了,便向季月表示:“村里很多钱都在你们这儿保管,这些钱放在账户里面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借给我做生意。”季月当然知道这不仅违反财经纪律,还可能涉嫌犯罪,所以很犹豫。但祝林再三承诺“月初借出月底还”,“神不知鬼不觉谁也不会发现”,还许诺回馈很高的利息,季月动摇了。

季月说自己手上只有会计印章,一个人挪用不了账上的钱,需要出纳配合才可以。出纳陈文是在滨江新城刚成立时与季月前后脚进入单位的,两人平时关系还可以,但要成为同谋,季月没有把握。祝林却说这不是难事,要季月约陈文出来吃饭逛街,所有费用由他承担。季月开始隔三岔五约陈文出来吃饭,送了许多小礼物。陈文刚走出校园,涉世不深,很快认定季月是自己的好闺蜜。

2011年11月,祝林、季月向陈文提出挪用公款的要求。为了让陈文更相信自己,祝林表示:“这是借钱,可以打借条,借的钱是用来开金店的,会支付不菲的利息,或者干脆算上你们一股。”陈文一开始不想加入,但毕竟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她最终没能拒绝祝林和季月的合谋邀请。当月,季月、陈文第一次挪用了农经站上的公款给祝林。

从有借有还到借了不还

季月和陈文知道自己是在走钢丝,心里很怕,一开始不敢挪用很大额度。第一次,她们只答应借给祝林40万元,并且要求祝林一个月内必须还回。祝林表示什么都好说,还主动打了借条。前几次,祝林都能按时还款。季月和陈文内心的不安和恐惧也渐渐褪去,还萌发了“挪用单位一些小钱不是什么大事”的想法。此时,祝林为表示感谢,拿出10万元请季月和陈文去韩国旅游、购物。

这次出国旅游的邀请,让合伙挪用公款的三个人关系更加亲密,随之而来的是更紧密的“合作”。祝林的借款越来越多,每次要求的借款数额从几十万元升至上百万元,2012年有一笔借款竟达400万元之多。后来,祝林已不能按约足额还款,借条也开始时打时不打。到2012年11月,三人共计挪用农经站账上资金近3000余万元,其中有近2000万元无法归还。

这么大的窟窿,季月、陈文根本无力填补,她们追着祝林要求还款。可祝林却说自己投资生意失败,无钱可还,“如果要填补这笔资金,需要继续挪用公款给我周转回本,不然我也没办法。”得到这个答复时,季月、陈文发现自己被骗了。可已经上了“贼船”,只能让祝林想办法别让挪用公款的事情被发现:为逃过单位的年底盘账,这2000万元的资金缺口必须堵上。祝林给她们指了一条路:农经站在招商银行开户,自己和招商银行会计梁明比较熟悉,可以请他帮忙伪造假的银行对账单,应付检查。

按常理,有人让自己帮忙伪造2000万元的假银行对账单,即便他干的不是违法犯罪的事儿也离违法犯罪不远了,可梁明在收到祝林的请托后,竟然很痛快地帮了祝林这个忙。随后,假对账单通过了审核,三人顺利过关。

资金缺口仍然在那里,实质问题并未解决。季月和陈文正为此一筹莫展时,转机出现了。2013年2月,季月从滨江新城管委会下属的农经站调到管委会任总账会计一职。管委会不仅资金更加雄厚,而且下属企业、部门众多,资金相互流动更加频繁。更“利好”的是,管委会的账目与农经站的一样松散混乱。这样一来,季月、陈文和祝林简直像掉进了金山,轻松走出了困境。

从2013年初开始,季月、陈文、祝林三人先将管委会资金通过划拨方式转移到下属农经站,然后再挪用。这样截止到2014年底,滨江新城管委会账户上3300余万元的公款被三人合谋挪用。这些钱一部分用于填补农经站之前的亏空,一部分又借给祝林,转入他指定的账户中。

购豪车买别墅的新晋富婆

农经站的亏空已经补上,管委会的资金缺口却越来越大。与其东拼西凑来填补,不如将亏空通过做账给平了,这样就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到这时,季月、陈文的目的和动机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她们不想归还挪用出去的钱了,其行为性质从挪用演变成了贪污。

为做平账目,季月、陈文伪造了滨江新城管委会下辖五个村镇的农作物补偿协议、征地拆迁补偿协议、专项高效补偿协议等数十份虚假补偿协议,同时配合梁明帮忙伪造的招商银行对账单,竟然让滨江新城管委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支付了近4000余万元补偿款,使账目收支达到平衡,每项支出都“有据可循”。

渐渐的,季月、陈文都不知道自己究竟从单位账户划走了多少钱。“我们一开始是想还钱的,可是借给祝林的钱有去无回,几千万的资金缺口根本堵不上。管委会这边虚假平账也越来越大,我们知道还不上了。这件事总有一天会被发现,不如在东窗事发前好好享受一下。”抱着这样的想法,季月、陈文决定甩开祝林,自己截留公款消费。

2014年8月20日,季月从管委会账户中划出900多万元,随后在江都区某小区购买了一套联排别墅,价值320万元,扩建该别墅又花了65万元。除购买别墅外,季月还买了两辆宝马情侣跑车,总共价值200万元。眼看老婆出手阔绰,季月的丈夫明知这钱很可能来路不正,却和季月一起消费,从不过问钱的来源。

豪华跑车可是很耀眼的东西,季月买跑车的事情很快传遍自己朋友圈。大家知道季月有钱,都去找她借钱。对亲朋好友借钱的要求,季月几乎来者不拒,少则十几万元多则上百万元,随借随有。此外,季月还给其关系密切的人540万元,逢年过节更是5万元、10万元的红包不断。

陈文不像季月那么高调,她和季月在台湾、韩国等地旅游时会一起购买名包、名表,但这些物件相较于车而言没那么显眼。季月买到别墅后,2015年初,陈文也开始着手买房,后来买进一套二手别墅,价值280万元。2015年4月,陈文在南京银行购买了260万元的理财产品。

亏空背后的巨大管理漏洞

普通小职员一夜暴富让身边同事起了疑心,可如此明目张胆地炫富也没让季月和陈文所在单位的领导认真对待,只是随便查了下账目,并没有进行细致核查。

2015年2月,管委会资金科原科长被群众举报挪用公款。检察机关介入调查后,发现该单位账目极度混乱,财物凭证残缺不全,银行对账单和拆迁合同不论是纸张还是签名都漏洞百出。比如,银行对账单应该是银行专用纸张,配有银行印章和银行经办人印章,而账目中的对账单竟然是普通A4纸,印章缺失,经办人签字模糊……所有这些细节,只要稍微核查就能发现问题。考虑到管委会资金往来巨大,扬州市检察院建议江都区审计局对滨江新城财务收支进行细致梳理,形成详细的审计报告。经过半个月的专项检查,滨江新城管委会账目上几千万元的亏空终于暴露出来。

管委会资金管理科原科长杨志梅到案后承认单位印章应该由自己负责,但她经常将印章放在季月处。后来单位开始实行网上支付,她向季月透露过单位银行账户的支付密码,给对方侵占单位公款提供了便利。杨志梅承认,季月、陈文多次邀请她一起出去旅游,三人私交甚好,所以她平时对财务报表、大额资金进出账都没认真检查,甚至从未去过银行,只看对账单。和杨志梅一样,总账会计严萍也被检察机关以涉嫌玩忽职守罪立案调查。

除了杨志梅、严萍在其位不谋其政外,滨江新城管委会原主任孙爱国也有挪用公款行为,并私设“小金库”,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下属的两名小会计挪用的公款比自己挪用的多得多。所以当社会上有风言风语时,他也不愿深究,只怕最后把自己给揪出来。最终,孙爱国因犯挪用公款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刑罚。

(责编:左瑞、邓楠)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北仑无痛人流好的妇科医院